达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洶涌回蕩的真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0:17 编辑:笔名

  摘要:季羡林以为好的散文要有真情,而且,这真情不但以“发乎内心”为前提,而且必然“汹涌回荡”早期,借文字抒发漂泊少年的凄苦和寂寥“永久的悔” ——對母親的“迷離”回憶和哀挽 另一个伤痛情结——浓重沉郁的老来孤独感 对新生命的欣喜和咏赞附丽应景也难免“敷衍成文” 序

  季羡林说:“一个作者,情与境遇,真情发乎内心,汹涌回荡,必抒之以文字而后已这样写出来的散文,能提高读者的精神境界,陶冶读者的性灵,使读者能得到美感享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能提高读者的人文素质其作用正与诗歌正等”

  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他以为好的散文要有真情,而且,这真情不但以“发乎内心”为前提,而且必然“汹涌回荡”其实,发乎内心的真情,是一篇好散文的内核,内核在,则散文的风骨在,精气神在而真情“汹涌回荡”,则散文将意气浩荡,神采飞扬读者读起来,也真的会 涌动,拍案叫绝

  读季羡林的一些散文,特别是他年轻时写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些散文,或者是八九十岁以后所写的一些散文,不管是借物抒情,还是叙事写人,确实有令读者激动引发读者生出许多联想和想象的好篇章和好段落

  清代著名诗论家袁枚在《随园诗话》里就说过:“诗以道性情,性情有厚薄,诗境有浅深性情厚者词浅而意深”他的话,用来评价季羡林的一些优秀散文,是十分贴切的

  一、早期,借文字抒发漂泊少年的凄苦和寂寥

  也许,在动荡不安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同当时许多 浪漫又困惑迷惘的许多年轻读书人一样,年轻的季羡林也不乏勃发的 ,又有少年维特式的烦恼而又因为自己常年在外孤身漂泊,所以,其不可遏止的荡漾之情,其游子凄苦之情,其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和怀念之情,都如济南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咕嘟咕嘟,不可遏止,从地下喷涌而出在他早期的一些优秀的写景状物的散文里,这个特征,表现得异常明显

  仅举三例

  苍老的枸杞树——年轻学子孤寂生命的一树慰藉

  《枸杞树》写于19 年12月,此时作者才二十二三岁,在北京清华园读书已经三年多在这篇散文里,那棵苍老的枸杞树,是一个年轻学子孤寂生命的一树慰藉

  季羡林从济南刚刚踏足北平时,眼前凸显这么一棵虬干苍老的奇迹,又像一张“掣开了轻渺的”的梦“看书乏了”,它又是一幅“涂着彩色的幻象”的“水彩画”,使“我把我的童稚的幻想,拴在这苍老的枝干上”在“夕阳的余晖返照”里,“这苍老的枸杞树的圆顶上,淡红的一片,熠耀着,俨然如来佛头顶上金色的圆光”这棵苍老的枸杞树,让一个孤身在外求学的年轻学子的心里充满了“诗意”,让一颗浮躁的心幽然“静定”

  这篇散文的真性情,就是一个游子挥之不去而又不愿言说的孤独和寂寥,这孤独和寂寥,借了那棵苍老的枸杞树,得以稀释和消减

  连接异乡和故乡的海棠花

  19 5年,他到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1941年5月,他写了《海棠花》一文

  在这篇文章里,在哥廷根无意间看到的“人家的园子里正开着海棠花,缤纷烂漫的开成一团”,就油然想起了远在千万里的故乡“自家院子里”的两棵海棠树幼儿时,只觉得“枝干都非常粗大,最高的枝子竟高过房顶,秋后叶子落光了的时候,尖尖的顶枝直刺着蔚蓝悠远的天空”,“自己的幻想也仿佛跟着爬上去”几年后再回家乡,“在一片单调的房顶中,却蓦地看到一树繁花的尖顶,绚烂得像是西天的晚霞”自己被这绚烂的花海之美痴迷,以至于长久站立在树下,“一直站到淡红的花团渐渐消失到黄昏里去,只朦胧留下一片淡白”

  是异国他乡偶然看见的海棠花,勾起了他长久“压在心头,令人感到痛苦”的“一团十分浓烈的相思”但他又“爱惜这一点儿乡思,欣赏这一点儿乡思”因为“它使我想到,我是一个有故乡和祖国的人故乡和祖国虽然远在天边,但是现在他们却在眼前我离开他们的时间愈远,他们却离我愈近”

  在这篇散文里,海棠花和海棠树,成了连接异乡和故乡的媒介,一点乡思,对故乡和祖国的眷恋,都借海棠花和海棠树而生发,而抒发

  《黄昏》—— 的暗流“汹涌回荡”的典范

  写于19 4年1月的《黄昏》,是季羡林散文中 的暗流“汹涌回荡”的典范

  无疑,《黄昏》一文,作者的感情很少直接表达出来,但其“汹涌激荡”的感情融合于驰骋奔放的联想和想象,融合于时而沉静淡薄,时而绮丽变幻的描写

  本文所要表达的个人体悟有两点,一是黄昏是“寂寞”的,它常常“给人们关在门外”二是黄昏是“短暂”的,“只一掠,走了,像一个春宵的轻梦”

  其实,黄昏的寂寞,恰是作者内心寂寞的外现,“我在童年的时候,就常常呆在天井里等候黄昏的来临”为什么如此他没写,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别人不去,也或者是不愿意去这样做,我(自然还有别人)适逢其会的常常这样做而已”季羡林六岁时,就因为家境贫寒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到济南投靠叔父无疑,他的童年是凄苦而寂寥的在这凄苦和寂寥中,他选择了孤身独坐,静观黄昏在长时间的静观中,他孤独的身影与黄昏融为一体,他魂灵的寂寞与黄昏的寂寞融为一体而从黄昏的短暂里,他也一定领悟到人生的短暂“像一个春宵的轻梦”

  他的寂寞和人生短暂的感慨,不啻是他当时真真切切的情感体验,而且,这种潜伏在文字下面的情绪变化真的是“汹涌回荡”

  在“汹涌回荡”的真情驱使下,他“思接千载,神游万仞”,穿越了“年滚着年,月滚着月”的沧桑岁月,飞越了广袤空间的东西南北,穿越了江河湖海,溪流乡村,穿越了异乡与故乡无限的时间和空间,又拓展了他联想和想象的空间与维度

  在暗流般“汹涌回荡”的真情驱使下,它有深入细致的观察和描写,譬如,“檐角上的蜘蛛,映着灰白的天空,在朦胧里,还可以数出上的线条和粘在上面的蚊子和苍蝇的尸体”无疑,这段文字,应该是散文写作中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描写的典范

  在“汹涌回荡”的真情驱使下,又有丰富的联想和想象譬如“北冰洋和北极”的黄昏的“白茫茫”譬如“大沙漠”的黄昏的“灰蒙”和空旷而在描写中,动静结合,动起来波澜壮阔,静下来唯余“寂寞”单色调和多色彩不断变幻,单色调,有“一片灰白”“一阵灰蒙”;而描写夕阳的色彩,有从密林里漏下的“一条条灿烂的金光”,有照耀在树林里焕发的“棕红色”,有“五色绚烂的彩雾”奇丽变幻,色彩纷呈

  而精辟的比喻,又恰是丰富的联想力和想象力的果实,譬如,他把黄昏比喻成“像一首诗,一支歌,一篇童话;像一片月明楼上传来的悠扬的笛声;像一声缭绕在长空里亮唳的鹤鸣;像陈了几十年的绍酒;像一切美到说不出来的东西”这一段排比句,无疑是在暗流汹涌的情感驱使下喷涌而出这一段排比句,写出了黄昏的动与静,形色与声音,调动心灵感觉、听觉、嗅觉等多种感觉器官,全方位多角度展现了黄昏之美,而且,意犹未尽

  所以,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触摸到他怦怦跳动的脉搏,感觉到他暗流汹涌的感情

  二、“永久的悔”——对母亲的“迷离”回忆和哀挽

  季羡林六岁离开老家离开母亲以后,只回过三次家,其中两次是因为奔丧回家,一次因为父亲有病回家,虽然都曾经和母亲相聚,但时间都非常短暂而第四次回家,就是他上清华园时,母亲突然去世,他匆匆回家奔丧回到家,“看到了母亲的棺材,看到那简陋的屋子,我真想一头撞死在棺材上,随母亲于地下我后悔,我真后悔,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了母亲”这段文字,写于1994年 月5日的散文《赋得永久的悔》的结尾处这篇散文最后一句话就是,“这就是我的‘永久的悔’”

  这种“永久的悔”,每忆及,必撕心裂肺;这种“永久的悔”,每忆及,必刻骨铭心;这种“永久的悔”,每忆及,必“汹涌回荡”在许多篇散文里,他都以浓郁厚重的笔墨书写了这种“永久的悔”

  诚如他在写于2001年9月22日的《官庄扫墓》所说:“我一生不知道写过多少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了,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梦中和母亲见面了;但我在梦中看到的只是一个迷离的面影,因为,母亲确切的模样我实在记不清了”

  早在19 6年7月11日,他就写了《寻梦》一文,描写了一场沉郁离乱的梦境在这场梦的碎片中,时空在异乡与故乡之间交错叠现,场景在德国哥廷根和家乡管庄之间迷乱呈现而梦中的主体便是母亲那“依稀的面影”这些梦的碎片凌乱错叠,朦胧迷离,恰是因为思念母亲的情感浓得化不开,“汹涌回荡”,扯不断理还乱

  而《赋得永久的悔》一篇散文里,他一面反复抒发了自己“永久的悔”:“不该离开故乡,离开母亲”一面通过一些碎片化的情节,再现深沉蕴藉的母爱和母亲的吃苦耐劳与坚忍如在“八月十五”,母亲让我吃月饼,而她自己“根本一口也没有吃”就深入刻画了母爱的无私和自我牺牲精神而母亲靠着半亩地,就勉强维持着一家三口人的生活,足以证明其勤劳和坚忍更多的是通过回忆儿时吃饭时的情景,来衬托母亲生活的艰难儿时偶尔吃到“白的(麦子面)”等一些好吃的东西,时或还吃到“黄的(小米面或棒子面饼子颜色都是黄的)”,要么靠“大奶奶”等本家族人施舍,要么靠自己劳动换取而自己家里,“终日为伍者只有‘红的’(“红高粱饼子,颜色是红的,像猪肝一样”)”而“好吃的东西,几乎都与母亲无缘除了‘黄的’以外,其余她都不沾边儿”母亲生活之拮据艰难,被衬托得突兀鲜明,触目惊心散文还以心酸的笔触,记载了母亲活着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早知道送出去回不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他走的”然后,以深沉的悲哀抒发了母亲的“多少辛酸”和“多少悲伤”

  在写于1999年6月25日的散文《寸草心》中的《母亲》一篇里,除了写为母奔丧的浓重悲哀场景外,就是重点写“撞客”——即鬼附人体的场景从邻居宁大婶的嘴里“刺刺不休,说个不停”地发出了她母亲的声音,反复念叨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和凄苦这场景,震撼了他的心灵,以至于他“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这之后,他直抒胸臆,说:“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自己心爱的孩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

  而写就于2001年5月2日的《一条老狗》中,他由家里那条忠诚的老狗写起,详细叙述和描写了自己奔母亲之丧的一些生活场景和细节写此文时,季羡林先生已经九十高寿回忆当时情景,他依然无法掩饰自己悲痛欲绝的情感

  “到了家中,我才知道,母亲不是病了,而是走了这消息对我真是如五雷轰顶,我昏迷了半晌,躺在床上哭了一天,水米不曾粘牙悔恨像大毒蛇直刺入我的心窝……我痛恨自责,找不到一点儿能原谅自己的地方我一度曾想到自杀,追随母亲于地下”

  “只隔一层薄薄的棺材板,我竟不能再见母亲一面,我与她竟是人天悬隔矣我此时如万箭钻心,痛苦难忍,想一头撞死在母亲棺材板上”

  这些直抒胸臆的文字,至今读来,仍不免令人唏嘘叹惋

  而文中对他黑夜独自一人守灵时的悲戚和忏悔,对母亲活着时候的一些生活细节的回忆,对母亲孤身一人在这样“家徒四壁”的环境中凄苦寂寥艰难生存的设身处地的假想,还有对那条“忠诚的老狗”在母亲死后“依然忠诚地趴在篱笆门口”的场景的详细描写,都极具打动人心令人动容的感染力

  在这些散文中,“汹涌回荡”的思母情感,不仅仅是直接抒发,更多的是借助于一些碎片化的生活细节和场景的再现来间接抒发,读到这些细节和场景,凡有悲悯情怀的善良人,怎能不悲从中来,汹涌澎湃

  三、另一个伤痛情结——浓重沉郁的老来孤独感

  季羡林享年九十八岁,无疑,是一个高寿老人一个高寿老人,本就不可避免的会有夕阳日暮的伤感,身边亲人包括老祖——她的婶母,德华——他的老伴,都相继撒手而去,而自己的儿子又几乎不与自己来往,因此,他晚年的生活基本上是由北大出面雇人或派人照顾亲情的缺失或者是疏离,不仅让他生活上“形单影只”,更重要的是让他精神上感到“寂寞凄苦”他晚年的一些优美散文,也一样“汹涌回荡”着这种伤痛

  这种伤痛有的是掩饰在表面的温暖和温馨之下

  如写于2000年11月5日的《我的家》这篇散文里,他用大量篇幅写的是婶母和老伴以及虎子等几个猫仔健在时的“温馨”情景,也写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之后,同事、朋友、学生伸出“爱援之手”,“让我深深感到,人间毕竟是温暖的,生活毕竟是‘美丽’的……”但心底的真真切切的伤痛,却是总憋不住要迸发出来,“到了今天,人猫俱亡,我们的家庭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形单影只,过了一段寂寞凄苦的生活”这是毫不掩盖,直抒凄凉悲怀“眼前,虽然我们家只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你难道说这不是一个温馨的家吗”这一句,虽然表面是写“温馨”,但“孤家寡人”一词,所表达出的孤独寂寥的伤痛,却是触目惊心的啊

  共 1002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季羡林是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早年留学国外,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俄文、法文,尤精于吐火罗文(当代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的语系印欧语系中的一种独立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为“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其著作汇编成《季羡林文集》,共24卷生前曾撰文三辞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文章对季羡林先生的文章作了五个方面的赏析,在赞誉季先生具有“汹涌回荡”的真性情之外,也对季先生的某些附丽成文的应景之作给予了批评,应该可以说,这篇赏析文章是符合文学评论之批判精神的佳作,推荐共赏【:湖北武戈】【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6:22:17 感谢湖北武戈的审阅和推荐,辛苦了

  2楼文友: 16:49:25 在《两个小孩子》一文的《附记》里,季羡林写道: 我不想改变原文古人说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人皆见之 我不想偷偷摸摸地改得毫无错误的痕迹我一向不悔少作,也不改我的文章 我觉得,这倒是季羡林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坦诚直言因此,也才显出季羡林的赤诚之心

  楼文友: 17: 7: 5 欣赏佳作,问候快乐一轻舟老师,祝创作愉快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 楼文友: 18:00:12 谢谢您的鼓励,也祝您创作愉快

  4楼文友: 17:14:24 祝贺佳作获得精品,祝您佳作不断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回复4楼文友: 17:5 :07 谢谢,也祝您创作丰硕!

  5楼文友: 22: 7:1 恭喜佳作获精,争取更大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5楼文友: 07:06:48 谢谢鼓励,也祝您创作快乐

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缺乏维生素D是什么症状
心房颤动影响心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