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至尊神武 第四十九章 援救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7:22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四十九章 援救

“给我杀!一个不留!!”

黑衣首领见张家的人不但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弃抵抗,气势反而愈加激涨,登时下令绞杀

突然,一道寒光,划破长空,带着尖锐的气流,向那黑衣首领脑门急射而来。

众黑衣人刚想冲向张家的人,便被这破空声吓了一跳,顿止不前。

当黑衣首领看清那是一柄飞剑之后,那飞剑就已经到了眼前。还没等他出手,一支黑色箭矢从旁射出,“叮”的一声正好撞在飞剑剑身,将其击飞。

黑衣首领扭头一看,是他身旁一名得力手下提前发现情况射出的箭矢。

然而,还没等黑衣首领放松,另一边突然又窜出一把飞剑直击而来。

同时,被击飞的那把飞剑在空中折了个向,再次调转剑尖向他射来。

“不用管我,看好张家的xiǎo子!”

黑衣首领手中长剑轻挥,便各自将两把飞剑击飞,对着那想要再次出手的得力手下低喝一声。

他很清楚,既然有人暗中突袭,那目的肯定是营救xiǎo公子等人。

虽然身前这两把飞剑确实挺难缠的,击飞了又再调过头来,但黑衣首领却不是很在意,凭这两把飞剑还要不了他的命。

只要自己的手下将xiǎo公子等人看住,谅这藏头露尾的鼠辈也翻不出太大的浪来。

当他再次击飞空中那两把飞剑时,眼角瞥见一道身影,从后方迅速飘来,很快就接近到xiǎo公子身边。

“箭无!!”

黑衣首领低喝一声,他身旁那位得力手下马上会意,已经拉满弓的箭头瞬间调转,瞄准那后来出现的身影。

那道突然出现的身影自然是陈恒,他让xiǎo白等人退回后方的树林里接应,而他自己则冲出来救人。

在这里,陈恒其实是存了私心的,如果他让xiǎo白等人一起冲出来,把握自然会更大一些。但这样一来,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将人救走,恐怕他们四人也得陷入重围之中。

陈恒不知道那黑衣首领的实力究竟如何,却明白那绝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轻松应付的。一旦陷入重围,再想全身而退怕是不容易。

而他一个人出面就要灵活多了,陈恒自信只要不大意,在这些黑衣人中救出一个人还是不难的。

当然,他所能救的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陈恒凭借飘絮九变的身法,很快就来到了xiǎo公子身旁,不过没等他站稳,一阵强烈的危机感顿时传遍全身。

来不及细看,陈恒连忙一个侧身,一支黑色的箭矢,从耳边呼啸而过,竟带走了他一缕发丝。

陈恒暗暗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反应若是慢一些,恐怕这条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这支箭来得无声无息,待他发现时已经到了身前,力道、速度都不是之前在林中碰上的那个黑衣弓手所能相比的。

顺着箭矢射来的方向看去,陈恒见到黑衣首领身旁还站着另外一名黑衣弓手,似乎因为陈恒闪过了他射来的箭,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陈恒暗暗冷哼一声,手指抖动,原本围绕着黑衣首领打转的两把飞剑瞬间分出一把,射向了那名弓手。

“竟敢如此托大?”

“找死!”

黑衣首领见陈恒竟然分心对付俩人,轻蔑一笑,挥退飞剑后,体内灵力运转,瞬间向前冲了出去。

那弓手原本也没在意,但当他用弓臂挥退了那把飞剑之后,却发现,那飞剑突然光芒暴涨,以更迅疾,更强猛的威势向他射来,顿时脸色一变。

“xiǎo心!”

弓手向着黑衣首领惊叫一声,身体连忙向旁跃开,轰的一声,飞剑穿击在地面上,炸开了一个大坑。

黑衣首领刚刚冲出没几步便听到了弓手的惊呼声,回头一看,那被击退的飞剑再次袭来,这一次,竟是带着强大的气势,那尖锐得刺耳的破空声甚至吓了他一大跳。

只是稍微感觉了一下,黑衣首领就骇然发现,如果他不去接的话,还没等冲到那个年轻人面前,身体就将被那把飞剑破开一个窟窿。

无奈之下,他只能回身去抵挡那把飞剑,同时对手下众人怒吼道:“还不快动手!”

众黑衣人见首领发怒,连忙哇哇大叫地冲了上去。

“xiǎo公子,快跟我走!”

陈恒以一己之力拦住对方两名悍将,但他却知道,自己只是出其不易,占得先机而已,等那俩人稳住形势,很容易就能摆脱他的飞剑。

那xiǎo公子似乎也明白,但却没有马上跟着陈恒离开,而是看着自己周围的手下,微微有些迟疑。

陈恒见他迟疑,正想着强行带他离开,张家那些下人的反应却大出他的意料。

“快走!公子!”

“我们死不足惜,您莫要为了我们断了张家的香火!”

“公子!替我们报仇啊!”

众手下视死如归,组成肉墙,悍然迎上了数倍于己的敌人,他们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敌人的进攻啊!

不但xiǎo公子眼睛湿润了,就连陈恒都被感动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应该让xiǎo白等人也一起上。

但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升起,就马上被他抛到脑后,因为他一眼瞥见后方,那黑衣首领已经暂时摆脱了飞剑,正向这边冲来。

这时候,陈恒也不再顾及xiǎo公子的感受了,一把将他扛到肩上,身形一转便准备离开。

刚一转身眼神突然一凝,前方的地面上斜插着一支黑色箭矢,那是之前差diǎn要了他性命的那支箭。

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那箭矢与射伤xiǎo白的那支看起来竟是差不多。

难道射伤xiǎo白的人是他?

不,不对!

射伤xiǎo白的那支箭,尾部有六片箭羽,而这支却是九片。

或许,眼前这支箭的主人,与林中那个黑衣弓手有什么关系。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恒一把拔出那支箭矢插在腰带上,飘絮九变展开,迅速向远处掠去。

身后,又是一声锐响,陈恒知道肯定又是那弓手出手了。身子左右摇摆了几下便躲开了那支箭,几个起落就已经飘出很长一段距离,冲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该死的!”黑衣首领眼见陈恒带着xiǎo公子跑了,顿时大为震怒,怒声咆哮道:“给我闪开!你们这群饭桶!!”

説话间,他扬起了手中的长剑,狠狠向前挥了出去。

一道白色剑刃,从他剑尖直透而出,迅速向前横扫而过。

那些黑衣人听到首领的怒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或向旁跳开,或向上纵跃,或者直接抱头扑倒在地。

巨大的剑刃,如同一道匹链呼啸而过,随即,整个世界完全寂静下来。

“好……强……”

前面几名张家下人完全定在原地,其中一名甚至瞪大了眼珠,喉结滚动了一下之后,腰间突然发出“嗤”的一声,射出一条血柱来。

随即他便发现,他离自己的下半身似乎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很快,他的意识消散,直至最后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在他身后的两个人,也步了他同样的后路,被那道剑刃直接劈成了两半。

场地中,剩余那些不足十人的张家下人完全傻了,看着那已经被分尸的同伴,心中的恐惧感迅速攀升,整个身体变得僵硬。

黑衣首领狠狠扫视了一下自己的手下,那些黑衣人如梦初醒,原本不在剑刃范围的,连忙再次冲了上去,三两下便将那些被吓傻的张家下人砍成肉泥。

“追!”

解决了张家下人,黑衣首领大手一挥,便带着众手下迅速向陈恒离去的方向追去。

在离开之前,他还不忘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空中,那里的飞剑却早已经鸿飞冥冥。

“那个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拥有如此实力?!”

那弓手略微皱眉,陈恒表现出来的果断与沉着,让他心中颇为忌惮。

当然,如果不是出其不易,他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黑衣首领怒吼道:“最好别让我追上,要不然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好不容易才将张家的xiǎo公子逼上绝路,眼看成功在即,却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人给救了,他不暴怒才怪。

很快,黑衣首领便带着众手下追至林中,望着白茫茫的一片大雾,不由得微微皱眉。

“首领,我们往哪个方向追?”

其中一名黑衣人不禁有些迟疑,前方大雾倒也罢了,这巨木林可是一个天然的迷阵,道路纵横交错,敌人一旦退入林中,想要再找出来怕也没那么容易。

黑衣首领向四周仔细看了一下,突然眼神一凝,走到其中一棵大树前。

那大树的树干上,赫然绑着xiǎo白之前留下的一截丝线。

转头四顾,很快就发现,绑着丝线的不仅仅他眼前这一棵,周围还有不少树干上也绑了,延伸向内。

黑衣首领发出一声冷笑,向众手下道:“大家三人一组,分头追!”

在黑衣首领看来,陈恒那边只有一个人,带着xiǎo公子那个累赘,就算跑也跑不了多远。

而他这边的人个个实力强劲,在三对一的情况下还不手到擒来?

事实上,陈恒之前让xiǎo白在多个方向的树干上缠绕丝线,目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黑衣首领发现了那些丝线,顿时就将一股强大的力量分散成十几批,可是他又怎知道,陈恒等人根本是挑着没丝线的路走的。

跑了很长一段路之后,眼前的白雾又重新变得浓郁起来,陈恒估摸着那些黑衣人不可能再追上来了,便让大家减缓速度,同时将肩上的xiǎo公子放了下来。

一路奔下来,那xiǎo公子一直老实地待在他肩上,不哭不闹,也不説话,似乎完全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谢谢各位的救命之恩,等此地事了,张家定会重谢!”

xiǎo公子刚被陈恒放下,马上就挺直了腰杆,向陈恒等人拱手道谢。

明明一脸的稚嫩,説话却偏偏老气横秋,那模样显得煞是可爱。

陈恒等人对视了一眼,不禁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ps:感谢诸位的打赏和月票,人数太多,就不一一感谢。谢谢支持!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价钱多少
北京国仁医院在哪里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大概多少钱
北京国仁医院位置在哪里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得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