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踏天争仙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失算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8:48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失算

“可惜,你们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可惜就差这么一点!”此刻从那黝黑之中透着一股暗红的的巨车之中竟然又钻出来一个龙树老妖,继而一个个的龙树老妖纷纷从巨车之中钻出,一时间巨车只上竟然站满了一个个的龙树老妖,这些龙树老妖哈哈狂笑,戏谑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出好远!

“原本我还想要等玩腻了灵霄在对你下手,却没想到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了,也好今日我龙树老妖就来一次双游龙戏双凤!”

啊啊啊啊!

月娇娇忽然再次爆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尖叫,随即,那九零嗜血猛的旋转起来,九片叶片猛的分开,朝着四周的龙树老妖乱斩起来。⊙,

一个个的龙树老妖被斩成两截,然而,一个龙树老妖被斩成两截,巨车的地面上马上又钻出一个龙树老妖来,这些龙树老妖似乎永远都杀不完,无休止的从巨车中钻出。

“小丫头,我不怕告诉你,这座巨车才是老子的本体,上面生长出来的不过是老子的分身罢了,这种分身犹如头发一样,要多少就有多少,现在,老子我跟你玩腻了,接下来是用你的身体还有心灵来给老子解解腻的时候了。

龙树老妖说着巨车上猛的钻出一根根的枝杈来,宛若牢笼一样一下就将月娇娇给囚禁其中。

月娇娇此时已经完全陷入癫狂的状态,发出一声声的怒吼,身前一道空间裂缝开启,然而她冲进去却被一头撞出来,尝试数次后,月娇娇就算现在并不清醒也知道自己被一种能够约束空间的神通给困住了,月娇娇转而看向九菱嚼血,想要操控这法宝,不过九菱嚼血却已经无法驾驭,这宝贝本就尚未被她们完全控制,被龙树老妖一把抓在手中。

龙树老妖只是看了看树干般的脸上就露出一丝惊喜的表情,这九菱嚼血虽然不算是一等一的法宝,但如果用元气石来衡量的话,这件宝贝至少也值五百颗寿元珠子,这宝贝比在拍卖会上拍卖的宝物们的档次要高了一等。

龙树老妖实在是没有理由不开心,这一次他不光得到了灵霄,还得到了月娇娇,甚至还得到了一件法宝,天底下任谁遇到这样的好事都要大笑开怀。

“龙树老妖,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月娇娇声嘶力竭的叫声刺耳的响起。原本不受空中的九菱嚼血的叶片也开始犹如蝴蝶一般的在龙树老妖的掌心之中拼命地四处乱窜乱撞,不过月娇娇哪里还有元气来驾驭这件九菱嚼血?

龙树老妖猛的将手掌一合,那九菱嚼血就彻底沉寂下去,龙树老妖哈哈大笑着道:“小丫头随我一起去快活吧!”

说着龙树老妖坐下的巨车自行启动,朝着灵霄的洞府飞去。

月娇娇原本施展九菱嚼血的时候就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力量,一口气将得来的七块元气石全都用尽,后来又拼命催使九菱嚼血,挣扎一番后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再加上她亲眼目睹爱人身死,元婴粉碎,心力憔悴,此时的她软倒在树枝中,看着不远处的一滩红色的鲜血发呆。

她和郑金相恋千年,一路上两人奇遇不断,加上自身努力,称得上是顺风顺水,也正是因为这一路走得还算是顺利,所以月娇娇才回做出狙杀二转婴士龙树老妖的决定,原本月娇娇以为龙树老妖会如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敌人一样,被碾杀掉,却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被碾杀的竟然是她们,她和郑金才刚刚进入太清界,刚刚准备在太清界大干一场,就永不能再见。

往日瞬间化为永恒,而未来则如水中泡沫在水中微微一颤后崩碎无踪。

泪水无声的淌下,月娇娇深吸一口气,透过一根根的枝杈,死死地看着龙树老妖,一口银牙咬得咯咯作响。

此时龙树老妖扭过头来一脸淫笑道:“小丫头想死是吧?你可以试试看!”

此时的月娇娇确实已经萌生了死志,眼前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希望了,可以清晰的预见她将成为龙树老妖的玩物,此刻的月娇娇心中就处于是忍辱活下去争取有机会杀掉龙树老妖,还是现在就死从而不必受辱的抉择上。

龙树老妖的那种淫、荡的眼神使得月娇娇做出了决定。

月娇娇额头上元婴猛的窜出,月娇娇的元婴也是婴儿模样,但却比郑金的元婴要漂亮一百倍,完全就是一个肉嘟嘟粉嫩嫩的小瓷娃娃,看到这个元婴龙树老妖脑袋上的火焰噌的一下窜起老高,一副食指大动的模样。

“啧啧,老子改变主意了,老子要先尝尝你的味道!”龙树老妖的眼中精光大放。

此时的月娇娇已经彻底绝望,她知道就算自己忍辱负重也没用,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月娇娇要自杀,毁掉自己的元婴和肉身,叫龙树老妖什么都得不到!

她们刺杀龙树老妖不成,被龙树老妖所杀,其实也没什么,所有的悲愤此时全都远离了月娇娇,因为她马上就要和那个家伙团聚了,就算再也见不到了,但两者还在同一个地方!

然而,出乎月娇娇意料之外的是,她的元婴忽然之间变得无力起来,连带着肉身都一起变得丧失了力气,她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的天地元气竟然开始被抽离,包裹着她的龙树老妖的树枝正在抽取她的天地元气,丧失了天地元气的她连想死都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

眼瞅着龙树老妖不受枯枝的影响,直接钻进了这座枯枝牢房中,朝着月娇娇压了过来。

不!

月娇娇收缩的瞳孔之中闪过深切的恐惧。

就在此时,龙树老妖忽然眼角一抽,猛的扭头看向自己的身下,随后一股巨大的波动开始酝酿,说是酝酿其实已经爆发。

那种澎湃的力量,就像是在怒涛之中的一艘小舟,被高高抛起又重重砸落。

一股股犹如莲花花瓣一般的力量在巨车之下不断绽放,这种绽放寂静无比,看上去似乎真的就是一朵美丽娇艳的鲜花在缓缓地舒展自己的花瓣。

龙树老妖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而在他面前的月娇娇却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还未曾感受到那种澎湃的力量

这一切来得太快巨车在那花瓣的力量下不断的分解,破碎,就像是一块干涸的土块受到了重锤猛击。

月娇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她的眼中,脚下的地面忽然破碎,绽放出恐怖之极的白色光焰,随后眼前的龙树老妖被这光焰一下吞没。

在这一瞬间,月娇娇是快意的,她虽然不知掉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龙树老妖完蛋了!

天地下没有什么比仇人眼中的恐惧惊悚更叫人开心的事情了。

随后月娇娇也消失在白光之中,脑海之中似乎也被白光填满。

数千里之外的各个婴士纷纷猛然扭头。

三转婴士梦和神机最先惊觉,扭头观瞧,随后从浮叶城离开的婴士们从各个角度扭头看去,悬在空中的浮叶城微微晃动了一下,整个浮叶城的微微晃动说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实际上城中已经乱成一片,街上的精怪们跌倒成一团,有些历史悠久的房屋直接倒塌……

洪洞方玉之中飞出两个天盘侍者,也是有些惊讶的望向远方。

方荡沉寂的看着那朵巨大的,以方荡在拍卖会上耗用三十颗寿元珠子换来的炼废了的法宝为基础打造出来的小小世界崩灭而生出来的莲花不断吞噬着龙树老妖的一切。

“三十颗寿元珠子啊,太可惜了!”黑色的方荡啧啧连声道。

方荡没有开口,他的心中有些怅然,他没想到除了自己外月娇娇和郑金也会对龙树老妖出手,这两个人根本就不了解龙树老妖,所以他们从出手的时候就选错了目标,而方荡却很清楚的知道他应该攻击的目标是什么。

所以方荡成功了,郑金和月娇娇却失败了,老实说,方荡不太喜欢月娇娇,却绝得郑金还不错,至少最开始看上去还不错,等到郑金和月娇娇出手的时候,方荡甚至同时对两人都生出了好感,他觉得月娇娇和郑金和他是同一类人,看不惯就要管,并且不在乎对方是什么样的家伙!

可惜他没有机会救他,并且还要出手杀了龙树老妖的同时一起毁掉月娇娇!

若是月娇娇和郑金再晚出手一小会,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

这种时候只能将推给造化,说一声造化弄人了。

方荡正准备掉头离开,黑色的方荡却道:“有麻烦了!”

果然两颗小小的残破的元婴猛的从白色的莲花构成的世界生灭之力中钻出,其中一个残破的元婴是月娇娇,看起来已经完全丧失了意志在空中宛若柳絮一般的飘荡,另外一个残破的元婴遥遥看了一眼方荡,就算方荡距离他已经很远依旧能够感到那怨毒的目光宛若利剑刺入他的的眼睛,随后那元婴急速的朝着东北逃去。

衢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镇江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黑河治疗睾丸炎医院
衢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镇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