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珠三角滨海湿地退化候鸟中转站待保护

发布时间:2019-09-14 04:12:34 编辑:笔名

东莞志愿者调研红树林垃圾污染 陈强 摄

每年春季是候鸟迁飞季节,除了盗猎,对其威胁更大的是栖息地及迁飞停歇地的丧失、退化和破碎。

中国东部滨海湿地,属全球八大候鸟迁徙路线之一“东亚-澳大利西亚(EAAF)”线的重要一环,每年逾5000万只水鸟经此完成生命延续。但据中科院院士苏纪兰介绍,与1950年代相比,中国滨海湿地累计丧失57%,红树林面积丧失73%。滨海湿地被破坏,将直接导致水鸟的灭亡。

珠三角的滨海湿地也在退化,2000年后退化有加快趋势。

向海要地,滨海湿地大幅缩水

广东内伶仃岛-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原局长王勇军,从事相关工作几十年,眼见着深圳一片片湿地倒在推土机下,感到痛心和无奈。他举例,建保税区、滨海大道、西部通道,深圳后海湾历经三次大规模填海,被填掉了约四分之一;深圳西部沿海湿地,目前正在受填海和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建设影响,状况恶化;深圳大鹏半岛坝光湿地也计划大面积围填海,建设新兴产业园区。

“随着经济发展,人地矛盾尖锐,向海要地往往成为第一选项,导致深圳湿地总体在逐渐减少。”王勇军说,2006年深圳红树林约有3000多亩(200多公顷),到去年遥感数据则显示为2500多亩(166多公顷)。

在珠海淇澳红树林保护区一块宣传牌上看到,“上世纪80年代珠海红树林共有1500公顷,后因多种原因面积锐减至32公顷。”1999年开始,珠海大力投入重建红树林,现今人工造林面积达到646公顷。中山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吴大放博士及其同事,利用遥感影像分析发现,年珠海滨海湿地20年间流失约8.27%,面积达14688.84 公顷。

广东大亚湾沿海岸线由于围海造地、海水养殖、码头泊位等因素,造成约80%的海岸带完全改变了属性。大亚湾沿岸天然的红树林面积稀少已不成林。东莞市在虎门、长安、沙田、麻涌等地,过去曾有大量的红树林,不过,现在保存下来的也已经不多了。

国家海洋局南海工程勘察中心李团结等人的研究发现,1986年珠江口滨海湿地总面积为958平方公里,2005年则为828平方公里,减少100多平方公里,特别是红树林面积从17.58平方公里减少到9.18平方公里,几乎少了50%。南京大学海岸与海岛开发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博士李婧等人研究发现,珠江口滨海湿地在1986年-2005年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退化,尤其是2000年后湿地退化有加快趋势。

没有“加油站”,候鸟何处觅食?

王勇军曾参与过一次鸟类环志工作,捕获了一只大滨鹬秤得体重仅140克,而在两周前澳大利亚科学家环志此鸟时测得体重为278克,长时间、长距离的飞行,大量消耗能量,使这只鸟体重减少了近一半。他告诉,每年候鸟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在深圳停留、补充能量后继续长途迁徙,直到澳大利亚越冬,春季再从原路返回西伯利亚繁殖。

“深圳红树林湿地是国际候鸟的中转站、‘加油站’,每年有数十万只次的候鸟经停此地,”王勇军说道,“假如深圳湿地退化、消失,候鸟在这里找不到食物,对这些候鸟无疑是灭顶之灾。”深圳市观鸟协会2011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2003年起,该协会持续对深圳湾旁的侨城湿地进行长期系统的鸟类监测,目前观测到的深圳本地留鸟变化不大,但候鸟数量却不断减少。

广州番禺仲元实验中学老师卜标是一名资深“鸟人”,编著过多部观鸟书籍,在学校也组织学生观鸟活动,他发现广东珠江口滨海湿地水鸟,不论数量还是种类都在锐减。“以前广州南沙湿地,每年有只野鸭子飞停,现在不到1000只。”

被誉为淡水之源、地球之肾、气候调节器及生物基因库的湿地,与森林、海洋并称为地球三大生态系统。但文献资料显示,珠江河口滩涂湿地年20年来生产力不断下降,冬季浮游植物种类由158种下降到97种,夏季浮游动物种类由133种下降到16种,浮游植物群落结构趋向简单化

,浮游动物数量下降。

圈起来保护,效果有待提高

“湿地一旦破坏,要恢复起来,会非常困难。”王勇军告诉,深圳越来越意识到红树林的生态价值,尝试着造林恢复红树林,“但是,人造的红树林跟天然的相比,生态价值不可同日而语。”

2005年开始,东莞环保志愿服务总队就开展红树林再建活动,已陆续种下1万多株红树苗,但是存活率只有两三成。“受物种影响,红树林种植困难,而且湿地植物由于要经受海浪的冲刷,因此很容易被冲走。另外,垃圾堆放、堤岸施工对红树林的生长也会有较大影响。” 东莞环保志愿服务总队队长熊国柱告诉。

广东在湿地保护方面,走在全国前面,早在2006年就颁布了《广东省湿地保护条例》。就珠三角地区而言,也建立多处湿地保护区和湿地公园,如广东内伶仃福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珠海淇澳-担杆岛省级自然保护区、广州南沙湿地公园等。

为了保护红树林,深圳早在特区成立之初,就创建了福田红树林保护区,但红树林面积却在日益萎缩。王勇军告诉:“自1991年以来,新洲河排洪工程、高速公路、保税区、广播电台发射塔、滨海大道等建设项目,毁坏红树林70多公顷。”

王勇军说,虽然福田红树林建立了保护区实行封闭管理,但目前的管理机制应通过改革不断创新和完善,改变保护区管理部门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情况。可以探讨“政府监督、专家指导、社团管理”的新管理模式,以增强管理力度、管理水平和管理的透明度。

临沧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扬州妇科
怀化治疗阳痿费用
乌兰察布治疗精囊炎医院
贵州白癜风皮肤病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