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达喀尔拉力赛的确伟大

发布时间:2019-11-09 18:44:14 编辑:笔名

达喀尔拉力赛的确伟大

引言:现在我终于明白,德苏得和帕拉丁车队在离开圣路时,为什么会有万人空巷欢送车手的场面,因为,这些车手不是去什么普通的赛事,而是达喀尔拉力赛……

现在我终于明白,德苏得和帕拉丁车队在离开圣路时,为什么会有万人空巷欢送车手的场面,因为,这些车手不是去什么普通的赛事,而是达喀尔拉力赛。

不管怎么说,我也成为达喀尔拉力赛历史上第一个受伤的中国人。大会的救援系统一直将我送进巴黎一家治疗骨伤的最好的私人医院尤文耐尔诊所,就靠近塞纳河。当医生和护理人员得知我是在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而受伤时,好像我成为了一个英雄。

经组委会的医疗系统联系,我直接成为勒诺伯医生的优先病人,没有等待就在本周一接受了三个小时的手术。

我从进住医院的第一天起,就在逼着全院上下跟我讲英语。应该说,勒诺伯大夫的英语还是相当不错,但难为了住院处的工作人员和护理人员。实际上是更多的人朝我讲法语,但我也能猜到几分。

我是有生以来首次住院,而且还住进了外国的医院,一切都让我感到新鲜。国内不断有朋友打问候。医院有明文规定,不得使用,但工作人员并没有阻止我,同时,我也是尽量用短信答复。

我进入病房(双人间)不久,来了一位80岁的病友,他名叫多米塞尔。二次大战时,此人是一位海军航空兵工程师。二次大战胜利后,他先后到阿根廷、巴西、英国等地工作,由于与美国人共过事儿,所以也能讲英语。他担任了我的临时翻译。

多米塞尔称自己是一位好司机,开过各种车。但一次驾驶雷诺卡车外出时,路面上有一个大坑他没有看见,结果车一头扎下,又被反弹了过来。他的脑部遭受了撞击,使得他的视觉系统遭到损害,现在看东西是重影,而且不在一个方向。

他来这家医院是来做矫正视力手术。他还羡慕我说,你也出了车祸,但只是手骨折。

得知我是报道赛车的,很多护士都朝那个话题引。护士长说,她一个朋友的孩子正在开卡丁车,说是以后要当F1车手。我告诉她,卡丁车与F1还有相当远的距离。显然,在法国也需要赛车知识普及。

我在住院期间,仍在关注达喀尔拉力赛的进展,老人虽然有早睡的习惯,但并没有阻止我看深夜的专题报道。

也巧了,老人跟我一起出的院,我们一共相处了72小时。

基金
职场
房产百科